优选首页>红酒廊>葡萄酒小课堂> 变质拉菲or正常张裕 你选哪个?

变质拉菲or正常张裕 你选哪个?

分享到:

前段时间,有一则这样的新闻:土豪高价拍得一瓶1945年稀有木桐,然而……酒却是坏的!看到这条新闻,笔者不由自主地开始了无尽的代入和YY:如果换作是我,我是否愿意高价购买变质名庄酒?如果给我一杯变质的拉菲,我是否可以泰然自若地喝下去?

 

面前的两杯酒,你会喝哪杯?

张裕和拉菲葡萄酒

当我向我的同事提出这个问题:如果给你两杯酒,一杯坏了的拉菲以及一杯正常的张裕,你会想要喝哪杯?我得到的答案并不出乎意料……

“张裕。”——一位喝过拉菲的性感女士

“拉菲。”——一位没喝过拉菲的清纯小鲜肉

“看情况。”——一位选择障碍的射手座

“都不要。”——一位傲娇的处女座

选择拉菲还是张裕,大家有各自的理由:拉菲派往往怀着“好酒即使有一点变质,也可能风韵犹存”的预期,而张裕派可能更忠于自己的口腹之欲。

当问题变成了:“同样的价格,你会买哪瓶?”——答案似乎出奇地统一:拉菲。

-“因为瓶子也值钱呀!”

最新行情:一个酒标完整的1982年份拉菲空瓶,回收价可达到3000元左右,而一些有意义的重要年份也从几百到千元不等,最普通的拉菲空瓶最低售价几十元。

-“因为别人不知道呀!”

我们不能忽略拉菲的“观赏价值”——即使不喝,摆在那里也好呀!

“哎呀,这瓶酒我当年在苏富比拍卖的时候也是第一次叫了个天价……但是无奈酒太脆弱,现在我也不舍得喝……”——反正没人会开瓶验酒。

 

“只喝贵的,不喝好的”?

最贵葡萄酒

一系列的心理学实验表明,价格是影响人们饮酒体验的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

实验中选用了相同的酒款,其中,一组实验对象被告知相应酒款价格高昂,而另一组并没有获得价格信息。实验反馈:获知“所品尝的酒款很贵”的一组对象所表现出的兴奋程度和幸福感要高于另一组。很虽然,“贵价”的附加条件可以让人更“爽”。

在此,我愿意回归到所谓吃喝的最原始目的——欲望的满足。当这里所谓的“欲望”可能早已脱离了果腹、求生的基础阶段,我们所要寻求的,简而言之可能就是——“爽”(原谅我的直白)。然而,“爽感”的来源却因人而异:对于味觉迟顿(这并不是贬义)而同时崇尚物质(然而这也并不一定是贬义)的人,酒价相对于酒的品质可能更容易带来满足,或,快感;相反,即使是天价的酒,如果其口味并不能给饮者带来“好喝”、“舒服”的体验,价格所能够补偿的满足感也许就变得微不足道。

 

不要站在道德制高点,你会喝哪杯?

葡萄酒

笔者首先表态:张裕也挺好喝的。

也许这个回答令你失忘,你以为我会“真诚”地坦露:我是一个物质的金牛座,我只爱贵的。诚然,我喜欢贵的。

然而无奈笔者也不会否认自己是一个曾经喝掉过半瓶酸腐葡萄酒的无知青年——连续三天的腹泻此生难忘。所以,你最好告诉我这瓶拉菲究竟“坏”到什么程度……

(文章来源:酒斛网)

分享到:

推荐文章:

优选酒廊

更多精彩